综艺大爆炸2020

综艺 大陆 2020

主演:内详  

导演:内详  

详细剧情

《综艺大爆炸》网罗每日综艺娱乐最新资讯,八卦、搞笑、娱乐、劲爆一个不漏地全部抓住或彻底肃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

       2000年,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,某个夏日上午10点多,上课铃声已经响过有一阵了,却还是不见英语老师熟悉的脚步声,教室里渐渐嘈杂起来。这种等待煞是折磨人,你期望着老师不要来,可以得一阵清闲,可是这份清闲上面总悬着一把叫做“她会来”的剑。当我正为这样的想法纠结的时候,WL已经跑出教室去打探消息了。

    英语老师的家乡发生了爆炸——这是WL从教室外面带回来的传言。一时之间人心惶惶:冷漠者有,怀疑者有,叹息者有,焦急者有。唯有LS和GZ呆呆的沉默着,因为他们也来自那个村庄,正是这位英语老师把成绩优异的他们带到了这所市里的学校。当时,电话在这个落后的内陆城市的辖村里还不普及,我们无从了解那里的具体情况,只听说英语老师已经赶回去了。我们几个一向交好,却也只能在心里为他俩暗暗着急。在WL的提议下,我们俩决定中午陪LS和GZ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,三轮车司机要了我们十块钱,因为我们是学生,又因为他也听到了爆炸的传言,知道我们中有人可能蒙受灾难,所以才要的这么少。到了村里,三轮车熄火,我们才发现周围一片寂静。村子边缘,房屋的玻璃支离破碎,我们的心也随即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马上回家看望亲人,我和WL在村子里转,此时的道路上没有一个人,玻璃和金属的碎片四处散落,静静地躺在地面上。所到之处,房屋的玻璃几乎全部被震碎,窗户里的黑好像没有尽头,让人不敢多看一眼。整个村庄一片死寂,没有一丝苟延残喘的挣扎,没有一抹劫后重生的希望,剩下的只有死寂,一片死寂。偶尔传来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,漫长地直到用尽所有气息才停歇,而停止之后的寂静更加地让人窒息。我想,如果从不远的天空向下俯瞰,村庄回应给这夏日温暖阳光的,一定是一片煞白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我们看到了警戒线,里面是一排掩着的尸体,有的还露着血肉模糊的手臂,有的已经没有了双脚。十几岁的孩子,第一次看到尸体,这么多的尸体。我只感觉正午的阳光炽烈起来,周围一阵眩晕,警戒线里说话的警察和记者渐渐模糊。WL赶紧拉起我,逃离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回到约定相见的地方,LS先回来,结结巴巴地说,他妈妈的腿被炸断了,从那时候起,他说话开始有些结巴。GZ出来的时候,已经哽咽了起来,他的二婶被炸死了。可是他们的家长却不约而同地让他们赶快回学校去,不让他们经历这黑暗惨淡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仍然是坐着那位司机的三轮车。我们都没有说话,那时的我还无法真正体会那一刻的悲伤,无法体会他们俩心中的苦痛,想去挽救些什么,却终究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后来的消息是,那天村里正好有一对新人结婚,不明真相的群众欢天喜地的前去围观。而村里那个被大家公认的“疯子”则偷偷把事先准备好的雷管炸药放在一辆手推车里,在上面放置很多铁丝、铁片、铁皮等硬物,最后在人群中引爆。英语老师父亲的膝盖被飞出的硬物打碎,LS的母亲腿被炸断,GZ的二婶被炸死。最后的消息是40多人死亡,当然包括天才的自杀式爆炸袭击者、就住在GZ家隔壁的“疯子”。

    这是我所知道的死亡人数最多的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,因为记得有记者和摄像机出现在当天的现场,我一直等待着在电视上看到相关的报道。可是当天没有,当周没有,当月没有,我们初中毕业,成长一岁还是没有,最后悲痛渐淡,生死渐远,就像那个肥头大耳的主持人说的那样一切灾难都会过去,一切幸福都会到来,大家渐渐将这这件事情淡忘,但经历过的人心里总有一丝隐痛,像灾难一样不知何时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

       像灾难一样不知何时发作,10年后的2010年,某个夏日上午10点多,分别居住在长江三角洲S市和Z市的LS和GZ不会预测到距离他们不远的J市会发生这样的一场大爆炸。同上次一样,不远处的他们还是没有听到爆炸声;同上次不一样,这次爆炸的是化工厂。他们很快从电视里看到现场的情景:爆点周围墙体坍塌,玻璃粉碎,树木折断,车辆烧毁,整个城市都有震感。LS和GZ在各自的电视机前从那些破碎的窗户看进去,却满是历历在目的记忆,心里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之后,J市传来消息,医院血库的血浆全线告急,周边的城市开始号召市民献血。LS走上S市的街头,挽起自己的袖子。献血车上的医生告诉LS,每200ml全血只能提取100ml血浆。LS看看自己瘦弱的身体,狠了狠心,说,400ml。

    GZ在网上查了查伤亡情况:死亡十多人,重伤十多人,轻伤二百多人。看到这个消息,GZ心里不由得庆幸,打心眼里为大多数J市人民逃过这么大的劫难感到高兴,同时又想起了那装满爆炸物的小推车,心里泛起一阵恨意,恨那个疯子为什么会制作出爆炸威力如此之大的炸弹。

    LS毕业于J省的一所二线院校,毕业以后在一家饲料厂干采购,他没有电脑,不谈恋爱,看电视也要到房东的客厅去看。每天上班、下班,挣着一份工资,养活自己。GZ毕业于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,毕业后去了一家建材公司,在单位里找了女朋友。后来由于公司业务需要把他和女朋友一同派去了繁华的Z市,他们只能居住在Z市的郊区,相处多年,不敢结婚。可是不管离家有多远,春运有多挤,LS总会爬上那通往家乡的唯一一趟绿皮火车,在除夕夜的焰火点起之前踏进盖着一层薄雪的小院,把脸贴到窗户上微笑着给不能下地的母亲一个惊喜。同时,GZ的妈妈站在大门口,焦急地望着村口的小路,直到两个依偎的身影拖着大包小包出现,连忙跑到他们面前,拉起女孩的手,笑容满面。WL在本省读了大学,后来回到家乡当起了老师,他现在应该理解了当时的调皮捣蛋给英语老师带来了多大的麻烦。英语老师此时却仍然奔走在为父求医的路上。

    我是他们的朋友,我们的生活一模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3

       这几天的电视里充斥着这次爆炸的消息,弄的LS和GZ好几天都辗转反侧没有睡好。直到有一天,一家电视台的记者在现场发回了报道,说这其实是一起策划已久的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。化工厂的所有者张某从小生活在爆炸发生的这片小区。但是成长到青少年时期,张某的行为变得怪异,成为了大家公认的“疯子”,终于有一天,张某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离开了这个地方。许多年之后,在外闯荡多年的张某带着一大笔钱回来,但他已经换了名字,变了相貌,已经没人再认得出来。张某通过巨款行贿当地某官员,获批在居民区周围建立该化工厂。一切准备妥当,张某便选择了一个夏日的上午,陪同上级领导在厂区视察的时候,将一根烟头扔进了装有大量可燃原材料的仓库。在这次事件中,张某和正在视察厂区的官员全部死亡。而张某这么做的动机便是报复他以前在这里受到过的屈辱……。

    LS和GZ正瞪大了眼睛听着,直播突然被一个貌似威严的人阻止。LS和GZ不约而同地觉得这个人很面熟,仔细想想,终于想起这张脸和很多年前警戒线里的那个警察的脸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的事件仍然撕扯着他们内心里的隐痛,但当他们听说制造爆炸的人在这次事件中也被炸死,心里不由地舒坦了不少,几天来的疲倦一下子奔涌而来。LS沉沉地睡去,GZ翻了个身,在女友旁边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不约而同地,LS和GZ做起了同一个梦。梦里,这片土地的西南方向,村子里的村民们,满脸惊恐地看着一座工厂在村庄旁拔地而起。
加载中...